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

  • <code id="oht44"><nobr id="oht44"><sub id="oht44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del id="oht44"><small id="oht44"><samp id="oht44"></samp></small></del>
  • <big id="oht44"></big><code id="oht44"><nobr id="oht44"><samp id="oht44"></samp></nobr></code><center id="oht44"><small id="oht44"><track id="oht44"></track></small></center>

    <object id="oht44"></object><big id="oht44"></big>

    <object id="oht44"></object>

    歡迎您訪問中國科普作家網!入會申請

    中國科普作家網 China Science Writers Association

    中國科普作家網»作家作品»作家專欄»“帶刺的朋友” 野外生存本領不應小覷

    “帶刺的朋友” 野外生存本領不應小覷

   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 張沖 2020-06-03 15:20

    《帶刺的朋友》是部編小學語文教材三年級上冊的一篇課文。文章用極其生動且富有感染力的語言描述了刺猬偷棗的經過。

    前不久,有人對這篇課文提出質疑,說自己看了這篇課文后“吃了一驚”,“刺猬不吃棗,也不吃山楂,刺是自衛用的,不是取食工具。”于是,他將自己的質疑發布在微博上,立刻引起了網友們的熱議。有的晚報還做了報道。

    對課文提出質疑這本不足怪,奇怪的是提出質疑的還是一位“資深科普人”,這就不能不引起人們的重視了。于是,我參閱了許多關于刺猬的資料,看看這位“資深科普人”說的是否有道理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真的“嚇一跳”。

    首先,刺猬不是一個單純的肉食者,而是一個雜食者。在野外,它們主要靠捕食各種無脊椎動物和小型脊椎動物以及草根、果、瓜等植物為生。怎么能下結論,說它“不吃棗,也不吃山楂”呢?

    其次,刺猬會爬樹。據有關資料記載,“因為樹上往往有蝸牛、蛞蝓等美味的食物,所以刺猬有時會爬到兩三層樓的高度覓食。”

    再次,刺猬的刺有多種用途,不僅是自衛工具。有時,它們會把自己身上的刺當作“手”來利用。覓食時,吃不完的食品,它就會用卷縮或滾動身體的辦法,把食物戳上,“打包”回巢。建巢時,“刺”又是搬運材料的有力工具。

    就這幾點足已說明,“帶刺的朋友”還真的有兩下子,不應小覷它們在野外的生存本領。

    刺猬,長著一副尖尖的、很像老鼠的嘴臉,耳朵、四肢及尾巴都很短小,怕光、怕熱、怕驚、喜歡安靜,這副囧傻呆萌的樣子,很容易被一些人瞧不起,認為它什么也干不了,長個刺,也只能“自衛”而已。其實它并非這樣軟弱無能,想想看,刺猬的祖先在恐龍時代的白堊紀就已經存在,直到現在。要不是因為人為的原因,它們也不會走到需要保護的境地。

    可是,為什么對《帶刺的朋友》會有那么多的質疑聲?而且還有人出面助陣?這不免又會說到人的身上了。

    第一,質疑者對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缺少認識?!稁Т痰呐笥选肥且惶焱砩?,作者在月光下走到后院的棗樹旁看到的情景,他寫的是“這一只”刺猬爬樹偷棗的經歷,并沒有說所有的刺猬都會做出這樣的舉動。就好比人會爬樹,但不是所有人都會爬樹一樣,這需要有特殊的鍛煉才行。網上有段視頻,是一只被灌醉酒的刺猬在爬樹,雖然它爬得不高就摔下來了,但它能爬樹應該是沒有疑問的。

    第二,質疑者的邏輯推理不夠縝密。說“刺猬的主食是各種無脊椎動物”,論斷就成了“不吃棗,也不吃山楂”。刺猬有沒有副食呢?如果副食有瓜果,它為什么不吃棗和山楂呢?還有,說“抓過一刺猬,(刺) 確實是軟的,我用蘋果怎么碰那刺也穿不破。”是的,刺猬的刺有一個逐漸硬化的過程,據養殖專業戶的介紹,一般在8 個月后的刺才能刺穿果皮,他們常用這樣的方法來識別刺猬是否成年。怎么可以用一只刺猬的刺沒有刺穿蘋果,就說“刺也不是牙簽,戳不上棗”呢?

    通過這些“質疑”更讓我們明確了,科學普及不僅要普及科學知識,更重要的還需要普及科學思想、科學方法和科學精神。只有掌握了后者,才能起到舉一反三、觸類旁通的效果。 其實,我們在創新的時候,需要質疑,因為它標志著不墨守成規。但質疑絕非是簡單的否定。“大膽懷疑,小心求證”才是正確的要求。懷疑是為了打開思路,求證是為了探索真理,求得真知,這才是我們應該著力的地方。

    (作者系江蘇省泰州市作家協會名譽主席)
    首載《科普時報》2020年5月29日第8版

    附件:

    帶刺的朋友

    宗介華

    秋天,棗樹上掛滿了紅棗,風兒一吹,輕輕擺動,如同無數顆飄香的瑪瑙晃來晃去,看著就讓人眼饞。

    一天晚上,新月斜掛,朦朧的月光透過樹枝,斑斑駁駁地灑在地上。我剛走到后院的棗樹旁邊,忽然看見一個圓乎乎的東西,正緩緩地往樹上爬……

    我非常驚訝,趕忙貼到墻根,注視著它的一舉一動。

    “是貓,還是別的什么?”我暗暗地猜測著。

    那個東西一定沒有發現我在監視它,仍舊詭秘地爬向老樹杈,又爬向伸出的枝條……

    掛滿紅棗兒的枝杈慢慢彎下來。

    后來,那個東西停住了腳,興許是在用力搖晃吧,樹枝嘩嘩作響,紅棗劈里啪啦地落了一地。

    我還沒弄清楚是怎么回事,樹上那個家伙就噗地一聲掉了下來。聽得出,摔得還挺重呢!

    我恍然大悟,這不是刺猬嗎?

    很快,它又慢慢活動起來了??礃幼?,勁頭比上樹的時候足多了。它匆匆地爬來爬去,把散落的紅棗逐個歸攏到一起,然后就地打了一個滾兒。你猜怎么著,歸攏的那堆紅棗,全都扎在它的背上了。立刻,它的身子“長”大了一圈。也許是怕被人發現吧,它馱著滿背的紅棗,向著墻角的水溝眼兒,急火火地跑去了……

    我暗暗欽佩:聰明的小東西,偷棗的本事真高明??!

    可是,它住在什么地方呢?離這兒遠不遠?窩里還有沒有伙伴?好奇心驅使我躡手躡腳地追到水溝眼兒,彎腰望去,水溝眼兒里黑洞洞的,小刺猬已經沒有了蹤影。

    (載于人教版《語文》三年級上冊第94、95 頁)

    關于中國科普作家協會

    中國科普作家協會是以科普作家為主體,并由科普翻譯家、評論家、編輯家、美術家、科技記者,熱心科普創作的科技專家、企業家、科技管理干部及有關單位自愿組成的全國性、學術性、非營利性的社會組織。

    1978年6月,中國科協在上海召開了全國科普創作座談會,茅以升、華羅庚、于光遠、劉述周、高士其、董純才、王子野、王文達、溫濟澤、王麥林、章道義等科教出版界領導人和科普作家、編輯家300多人發起成立了“中國科學技術普及創作協會”籌委會。

    查看詳細»

    協會官方微信

    微信二維碼

    文章部分訪問量:804174人次

    返回頂部
    文章投稿
    協會微信
    協會微信

    手機掃一掃,分享好文章

    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

  • <code id="oht44"><nobr id="oht44"><sub id="oht44"></sub></nobr></code>
    <del id="oht44"><small id="oht44"><samp id="oht44"></samp></small></del>
  • <big id="oht44"></big><code id="oht44"><nobr id="oht44"><samp id="oht44"></samp></nobr></code><center id="oht44"><small id="oht44"><track id="oht44"></track></small></center>

    <object id="oht44"></object><big id="oht44"></big>

    <object id="oht44"></object>